月亮飞走了

初三暂退

我若是心里住着一个人,其他人便进不来了.

【坤丞】百年好合

写的很水乱七八糟的,结局be预警,大概有后续。带一点昊丞就不打tag了。

00.
可是你这么好,好到我不忍心看你结婚生子,儿孙满堂。好到我想摘下星星别在你耳旁,却又怕你笑我爱意平庸。

01.

收到范丞丞结婚请柬时,蔡徐坤刚与妻子争吵完。从未被红线牵连的男女闹着脾气,玻璃碎片遍地都是。他们像是活在等待被收购的旧市场里,日夜的争吵消磨了稚气棱角。

门铃突然响了,邮递员送来一封包装精美的信。即使不翻身看后面的署名,他也知道是谁。一只可爱的独角兽印在上面,像是让他重新看到了他的少年时光。

这样算算,他们很多年没有见过了。这些年工作繁忙,他的消息偶尔在黄明昊口里传来,无非就是开了公司啊找了女朋友啊之类的。他们在不知不觉中,已经成了彼此的过客。

难得那个人能想起他。蔡徐坤拆开信封,里面有一封信和一张邀请函。原来记忆中那个不会长大的小男孩要结婚了啊。

记忆的海洋突然涨潮,心上像是被猫挠了挠,就连回忆都泛着甜蜜的香气。

他十八岁之前的记忆,满满当当都与范丞丞有关。

02.

蔡徐坤和范丞丞是邻居关系,从小一起长大,关系自然很好。他们上一个小学,中学甚至是高中,一起看过日出日落,潮汐水涨。蔡徐坤经常会想,若他是个女孩,他定会全心全意地爱她。可范丞丞是个男孩子,他也是个男孩子。家庭的理念让他清楚地明白不能相爱,所以他对自己狠心,也对范丞丞狠心。

他经常为了范丞丞打破原则。蔡徐坤是极讨厌甜食的,但范丞丞却对甜食有着过度的偏爱。所以他偷偷地买糖送给他,让范丞丞误以为自己也爱吃糖,从而找到同好更为亲密。糖果有着令他作呕的甜腻味道,但若是想着范丞丞身上的甜蜜香气,倒也不算难以下咽。

初中时他们一个班,放学后范丞丞坐在他的自行车后座,晚风阵阵吹,吹乱了范丞丞微长的头发,偶尔挠在他的后颈处,带来一阵奇异的颤栗。范丞丞手环在他腰间,大半个身子靠在他身上。蔡徐坤甚至能感受到打在颈间微弱的呼吸,带着橙子味沐浴露的味道。

若是用一种奇异香气代表他整个青春,大概就是那股儿橙子味了。带着已经熟透的,酸气跑没了影的甜香。

蔡徐坤是个精于算计的人,他每日每夜地翻看着日历,他不知道美好的日子还有多少。他的心脏为一个人跳动,但他不敢轻易言说爱意。他忍耐着,等等,再等等吧。等我成长了,就能保护他了。

有时范丞丞会突然耍些小脾气,比如某个女生和他走的近了,就免不了一阵数落。范丞丞骂他的时候,尾音总是微微带着软软的气息,好像是无理的女友在撒娇一样。有时候闹得凶了,又恰巧碰到他心情不好的时候,自尊心逼着他反驳:“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呢?”范丞丞眼睛亮亮的,像是要哭了一样,然后声音沙哑的说:“是啊,和我有什么关系。你永远最懂我,知道我怎样会难过。”

他总懒得去反驳,明明最先无理取闹的是你。

后来高中毕业工作了几年后,他无意中翻到那本同学录,看着范丞丞笑得稚气又可爱的脸上,他才蓦然想起。原来每一次争吵以后,都是范丞丞先认输。

有人调侃他俩真的是社会主义兄弟情吗,他总是笑而不答。有些事说出了口,反而更伤人。他知道无论说什么,他的自尊心都会逼着他不回头。既然难过,不如沉默。

范丞丞道歉的时候不甘不愿的,像只倔强的小兽。是什么让享有荣华富贵的小少爷道歉呢,大概是对他的喜欢。

03.

高中他们不在一个班,他每天那部剧地送范丞丞一起上学放学。班上有几个男生不三不四,经常约出去泡吧。那时候学校外的小卖部也会卖几部毛/片,有人约着隔壁班的男同学一起共享资源。他们看到男女生走的近了点,便淫/笑着逗弄。有一次他送范丞丞回家被他们看见了,第二天就被约着放晚学留下来。那几个人朝他脸上啐了口唾沫,领头的人抬高他的下巴,恶狠狠的问:“喂…你是不是同/性/恋啊?”不等他回答就力道很重地删了他一巴掌,其他几个人都在笑,恨不得一人给他一个巴掌。他听见他们说:“真恶心啊…”

有人带着嘲讽的语气问:“你们俩谁上谁下啊,还是说互相…”最后几个字没说出口,那人吹了几声口哨。他走的时候,嘴角还有被打肿的红印。他想起来了,范丞丞还在等他。

可他真的很不想看见范丞丞了。

范丞丞在校门口等他,阳光洒在他的发丝上,像星星落了满身。头发被渲染成灿金色,他皮肤很白,脸颊旁的红晕为他带来了几分俏皮。嘴唇被咬的红红的,让人想一亲芳泽。有一瞬间,蔡徐坤真的很想吻他。但他想起他嘴上的伤,想气被人啐着唾沫骂恶心。

都是范丞丞害的。他心想。

所以蔡徐坤想逃离这个鬼地方,但范丞丞走过来了。为什么要过来呢?是我的厌恶表达的不明显吗。范丞丞原本面无表情,看到他之后眉梢都带了笑意。他跑了过来,活像一只可爱的兔子,把所有的温暖都给了他。

但蔡徐坤后退了。

他看到范丞丞眼中一瞬间的受伤,但他还是冲进了他的怀里问:“坤坤,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啊?我都等你好久了!”蔡徐坤很想回抱他,想摸摸他蓬松的头发,但是脑海里总有些声音再不停回响。

“同/性/恋吗”“真恶心啊”“太恶心了吧”“是什么变/态吧”……他的耳朵里听不到范丞丞撒娇般的数落,只能听到那些不干不净的话。

他推开了范丞丞。用一种自己都很陌生的声音说:“范丞丞,离我远点 。我对你不是那种感情,不要把所有人都想象得和你一样恶心。”施暴者换了人换了魂,唯一不换的,只有伤害。他的脑子混沌,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。等到回过神来,有滚烫的泪珠落在他颈间,恨不得把他给灼伤。范丞丞说:“蔡徐坤,你真不是人…”他很少见范丞丞如此严肃地骂他,脑海里充斥着见不得光的东西。原来,范丞丞是真的生气了。

蔡徐坤跑了。他真的有点腿软,他在范丞丞眼里看到了真诚的爱意,这是他曾经最喜欢的爱意。可是他太懦弱了,他不敢对上范丞丞的眼睛,他怕看不到自己。余光扫过,范丞丞一人站在那里,像是刚从一场热恋中抽身。

04.

梦里有无数次的拥抱,他甜甜地叫他坤坤哥哥。再也听不到了,是他先放的手啊。

后来范丞丞再也没有等过他,就像他再也没有机会送他回家一样。他们说范丞丞现在话很少,也有人问他们之间关系为何变成现在这般境地。

蔡徐坤和那几个曾经羞辱过他的男孩成了朋友,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。他曾经是老师面前的三好学生,现在却被染成一个不良少年。即使他的成绩仍旧名列前茅,可他的初心却变了。

这一年他交了很多女朋友,多多少少都有范丞丞的影子。许是皮肤白,身上有股甜橙味,亦或是脖间两颗诱人的痣。有的时候回忆打上了滤镜,变得模糊,但他记得眼泪落在身上的感觉。是滚烫的,近乎灼伤他的。

有人说范丞丞交了男朋友,是他们班的,叫黄明昊。原本那些男生只是暗搓搓在背地里骂范丞丞,一下子人家公开自己喜欢男孩子了,个个都明摆着要和他过不去。

有一次他手下一个小弟骂范丞丞是个不男/不女的变态,恰巧被他听见了。他一时气急,一巴掌就往那人脸上甩。然后有几个曾经知道他和范丞丞那段事的人说:“哟坤哥不会还惦记着你那小男友吧?”蔡徐坤默言,半响才回神,不紧不慢用餐巾纸擦了擦手,说:“那倒不是…就是突然很怀念以前还正常的他。”

其实范丞丞从未不正常过,只有他变成了怪物。

有次考完试他路过范丞丞的班级,看到有人在对他进行言语上的侮辱。他正想着要不要上去帮范丞丞教训一下那个人,却被一个男生撞了一下。

那个男生冲上去就对着那人上了一拳,那狠劲直接打出了红印,还有血丝顺着流下。范丞丞呵斥:“黄明昊!停下!”

原来他就是黄明昊啊。

范丞丞小时候有些婴儿肥,免不了被那些早熟的男孩子们笑话。蔡徐坤看不过去,常常用暴力解决问题。范丞丞很崇拜他,粘在他身后甜甜地叫老大。但现在不一样了,即使没有他及时出现保护他的小男孩,也有新人替他守护。

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,蔡徐坤给了他伤害,就不祈求再得到偏爱 。他慢慢退到门后,身影远去。

范丞丞一边帮黄明昊清理嘴边的伤口,一边奶声奶气地训斥他。黄明昊笑着凑近在他唇边偷了一个香,惹得范丞丞耳边都染上了红晕。真像是一朵玫瑰花,只为我绽放。

范丞丞望向门口,眼睛突然涩涩的,像是要哭的样子。

他和黄明昊做了快两年的同桌,对方是什么心思他也不是一点儿也不知晓,但他当时倾心于蔡徐坤,谁也入不了他眼。后来蔡徐坤对他说了那番话,他很伤心很难过,但他仍在奢望蔡徐坤的主动道歉。他一个人站在校门口,月光洒在他的发间,像是刚从一场热恋中抽身。

等了大概多久呢,他想他快要记不清了。从日落等到日出,也不过一瞬间失恋。

所以黄明昊对他的示好,让他忘记了悲伤。终有一个人替代他,陪我往后余生悲欢喜乐。有一次他们一起去游乐场抓娃娃,他抓了几次都没成功。黄明昊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,而后大展身手抓了一只蓝色的独角兽。他突然想起来蔡徐坤也为他抓过一只粉色独角兽,只不过被他藏的像是宝藏。

和黄明昊道别后,他回到家,把蓝色的独角兽放在了床边。然后翻箱倒柜找出蔡徐坤为他抓的那只,拍了拍上面的灰,虔诚地吻了吻独角兽的角。他静默,把他扔出了窗口。

蔡徐坤看不到独角兽落在地上,却看到了范丞丞对他的爱意,洒落后被风吹走。

黄明昊拍了拍他的肩,问他在想什么。范丞丞回神,亲了亲他的脸,说,在想你。

05.

高三那年,蔡徐坤很少出门。有的时候他站在阳台顺着星光偷偷看范丞丞的房门,可那扇门再也没有打开过。

他们多久没有好好说过话了,一年或是两年。其实时间过得很快,他觉得还太慢,大抵是每分每秒都在思念一个人。有人说伤痕都会被时间抚平,可真正受过伤的人哪能那么快就愈合。至少范丞丞不是。

有的时候他在学校里碰见范丞丞,他身边跟着黄明昊,两人打闹着从他身旁经过。他透过黄明昊看到了自己,至少曾经陪在范丞丞身边,任他撒娇赖皮的人是自己。可现在呢,范丞丞连一个冷眼都不愿施舍给他。

一次回家路上他看到范丞丞走路摇摇晃晃,终是忍不住扶了他一把。可看到他脖颈间斑斑点点的吻/痕,泛着潮红的脸,手上的动作不免加大了力度。

但他没有理由生气了。

范丞丞任由他拉扯着,他头埋的很低,像是在思考些什么。偶尔用余光偷偷瞄一下蔡徐坤,目光交锋时又合了眼睑。

那一段路其实不长,但他们走了很久。看出了彼此的刻意放慢步伐,手也不经意间牵的很紧。

最后那个吻是范丞丞主动的,带着一点儿酒味和香香甜甜的气息。那真的算吻吗,嘴唇相贴却再也没有下一步动作。他问:“范丞丞,你醉了吗?”

“没有…蔡徐坤,吻你的时候我醒了。”

像是一场大梦,他突然惊醒。其实从美梦中抽身的感觉并不好,他甚至有一种濒死的感觉。

蔡徐坤想,他也该醒了。

他想把一切想说的都说的明明白白,可话到了嘴边,却硬是挤不出一个字。若是爱他,应该用全力吻他,狠狠抱紧他,跟他说。

跟他说一句话,就一句话。说那句最平凡最没有新意的话,说他真正想说的。不是再见,他们才不要和彼此再见。可为什么不说呢,为什么那句话这般难以开口呢。

我喜欢你,还有,对不起。

那天的话没有开口,他们又变成了陌生人。看着他和别人亲近,心里自然不好受。但只有一次,他知道他错过了,就无法挽回。

桌子上那袋糖果,是范丞丞留给他,最后的礼物了。

06.

高考结束了,伴随着欢呼声与撕碎的教科书。蔡徐坤坐在他的位子上,与周围的一切隔绝。

窗外下起了小雨,恍惚间,他竟然看到了范丞丞。他站在雨里,雨水打湿了他的白衬衫,可他却笑了,笑得很是干净。有一瞬间,蔡徐坤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咚咚声,枝丫开花了。

他多想冲过去抱住他,又怕自己惊扰了一池幽梦。

他闭上了眼,像是在心里,彻底关上了一个匣子。

聚会那天范丞丞不知道哪来的消息,竟然出现在了KTV。霓虹灯打在他的侧脸上,干净的气息甚至与嘈杂的音乐相辅相成。

他说了什么,蔡徐坤没有听清。周围音乐声和起哄声实在是太大了,但他从口型中看出一个喜欢。他知道他在说什么了,但他还是想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范丞丞凑到他耳边,说:“你敢吻我吗?”

蔡徐坤笑了,然后他推开了范丞丞,回了包间。其实他们心知肚明,喜欢不喜欢已经不重要。就像吻还是不吻,结局都已有定数。他吻他,他们挥霍最后的时光,给彼此营造甜蜜梦境。

第二次梦境会更加难以支撑,若是他们爱意深沉,说不定能把彼此耗到整个青春都浪费,然后不再笑,哭着与对方分别。可他们毕竟年少,追求甜蜜与刺激,终究走不长远。

范丞丞在他身后喊:“蔡徐坤,我们不要再见面了!”他的声音染上哭腔,这是蔡徐坤青春里听到的最后一句话。在他说完那句话后后,他要把那个匣子锁的紧紧的,最好再也别打开了。

你敢爱我吗?

丞丞,别再问了。你知道的,我爱你胜过于爱自己。可你明明也知道,我不敢把对你的爱意宣之于世。若你问何时我能勇敢一次,我想不会了。

我已经为了你花光我仅有的一丁点儿勇气,再说,我也不可能找到第二个你了。

蔡徐坤从回忆里惊醒,然后苦笑着把请柬丢进了火炉里。

范丞丞在信上说,他再也不敢做梦。因为年少时做过一场美梦,可是摔得很惨。那一瞬间很疼,疼到他现在还后怕。但他又很开心,至少他曾勇敢地爱过。

行吧,范丞丞。蔡徐坤想。他打开手机,找到那一个遥远的号码,发了一条短信。最后一秒,这最后一秒,我要把我没说出口的话告诉他。假如你早已知晓我掩于唇齿的小心思,那你就带着我的爱好好走下去,好好地在没有我的日子里熠熠生辉,前程似锦。

就像你心知肚明的一般,我爱你。

请柬被烧的只剩下灰烬,蔡徐坤用手捂住眼睛,任由眼泪落下。这是他第一次哭,也是最后一次。

天亮了,有谁帮我关下月亮。



【完】